于欢回应被质疑要走“网红路线”:只是感谢大家关心

于欢回应被质疑要走“网红路线”:只是感谢大家关心
2020年11月21日 13:01 封面新闻

  原标题:封面深镜丨“辱母杀人案”当事人于欢出狱 他曾以为人生再也没有希望

  封面新闻记者田雪皎

  11月18日,是“辱母杀人案”当事人于欢出狱的日子。

  5年的刑期,在经过数次减刑后,变成了4年7个月4天。11月20日,面对封面新闻记者,于欢说,自己在一审时,并未想过会有今天,当真正走出监狱的那一刹那,他甚至有些不适应。

  从高墙大门走出,面对繁复的现实,他说自己需要适应的还有很多,比如,从电子支付开始。

  突然出狱

  “出狱”对于欢本人来说,是一场突然袭击。他直到走出监狱大门的那一刻,才知道,自己出狱了。

  11月18日早上5点,睡梦中的于欢被突然叫醒。尽管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,但四年多的牢狱生活教会了他服从。

  “我到了地方才知道,是减刑庭审。”这样的庭审他已经先后经历过6次。

  对于这次庭审,于欢一开始并不知道意味着什么,尽管早在一周之前监狱已经通知了他的母亲和姑姑为他送去衣服。

  庭审的时间一直持续到了中午11点,就如往常一样,一切顺利。但结束后,于欢发现了不同,他没有再被带回监舍,而是被引导着“向外走去”。

  走出聊城监狱的大门后,于欢抬头看了看天,又低头看了看地面,直到这一刻,他才意识到,自己自由了。

  在被送到冠县的高速路口后,他见到了久违的母亲,姑姑,姐姐。

  于欢的家人是在一周前收到的通知,于欢的姑姑说,当时监狱方面只给出了日期,但并未告诉他们具体时间。直到11月18日当天,他们才知道,监狱方会把于欢送到那个高速路口。

  看到亲人后,于欢给了母亲和姑姑一个大大的拥抱,一家人吃了一顿羊肉,随后理发,洗澡。

  当天晚上,他和姐姐于家乐聊天到了凌晨一两点,于欢说,他那晚其实是不想睡觉的,“当时很怕是在做梦,就怕睡了,梦就醒了,但后来实在太困了。”

  第二天早上6点左右,于欢起了个大早,和家人一起回了老家,去给爷爷奶奶扫墓,并且见了家乡的亲人,“当时他们为我写过联名信。”

于欢(中)和家人,代理律师合影(受访者供图)

  “他变化很大”

  于欢的前代理律师殷清利说,自己见到于欢后,感觉他变化很大。

  2017年2月27日,殷清利刚刚结束一场在聊城庭审,并且从当时的当事人嘴里,知道了于欢的事。

  “我当时和他姑姑通了电话。”殷清利说,他当时正开车在从聊城回邯郸的高速路上,在电话中,于欢的姑姑于秀荣向他介绍了“辱母杀人”的大概情况,也告诉他于欢一审被判无期。

  在初步了解案情后,殷清利从最近的高速出口下了高速,随后调头回到了冠县。在于秀荣所在的源大工贸值班室内,他和于秀荣交流了近两个小时。

  随后,他在宾馆里用几乎一整夜的时间写下了上诉状。

  “见到于欢已经是在第二天一早了。”殷清利说,他一直记得他第一次与于欢见面的场景,因为这场会面谈不上“愉快”。

  当时的于欢一直低着头,说话很小声,与殷清利的交流,局限于一问一答,并且多数是单音节词,甚至他本人对于案件也并不关心,他在乎的,是殷清利是否可以为他带去家里的近况。

  于欢说,他在一审时,整个人其实是崩溃的,“当时年龄很小,法庭上,不管是公诉人,还是杜的亲人,都一直在说‘死刑’,我当时已经被吓傻了。”

  无期徒刑,在当时看来,已经非常幸运。

  一审结束后,从聊城中院返回看守所的路上,于欢拼命地看每一个路边的广告牌。

  “真的是很认真的看每一个,因为我知道,我如果再想要看,最早也是20年以后了,当时觉得人生再也没有希望了。”

  殷清利见到出狱后的于欢是在他回到聊城的第二天,两人见面后,于欢主动笑着给了殷清利一个拥抱,同时,还主动找到话题和殷清利聊了起来,和当初的“闷葫芦”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  于欢的家人也表示,于欢的变化很大,“他以前很内向,有生人在一般不愿意说话,这次出来以后,感觉开朗多了。”

  姐姐于家乐说,她一开始最怕于欢在监狱里变得更加内向,或者说孤僻,“监狱里的生活很不容易,看到他现在的样子,我们都松了一大口气。”

  于欢本人将这种改变总结为“长大了”,“人长大了,总会变的嘛。”

  “想当一个正常人”

  于欢从未想过会受到这样的关注。

  11月19日后,“于欢出狱”的消息在网络上传开,有关于欢的消息也在各种社交媒体上开始刷屏。

  “其实我并不想这样。”于欢说,他其实更想当一个平常人,用一种更加平常方式,回归正常生活。

  此前,于欢曾注册了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,并且发布了个人视频,短短几分钟,就收获了上万粉丝。这也让人质疑于欢是否想要走“网红路线”,对此,于欢本人表示,他只是单纯想要感谢那些关心他的人,“我已经和外界4年多没有联系了,没想过当什么网红,只是现在到处都在找我,我就想和大家说一声我的情况,他们知道可能也就不会找我了。”

  于欢说,他现在每次出门都会戴上帽子,戴上口罩,走在路上也尽量会选择人少的街道,看到人多的商店也绝不会进去,“我有点害怕,也有点紧张。现在大家对我太热情了,我之前陪我妈出去买东西,我带着口罩,结果商店的服务员都突然问我,是不是于欢,还好我妈帮忙把话岔开了。”

  目前,于欢和母亲苏银霞都关闭了手机,希望可以冷静几天,“我知道在我们家最困难的时候,很多网友,很多媒体都帮助过我们,但现在我真的想要缓一下,想和家人团聚。”

  对于未来,于欢现在暂时没有打算,他说,可能会自己创业,可能会去其他城市发展,“一切都等过后再说吧。”目前他只想要尽快回归到社会中,“我进去的时候,大家付钱还是用的现金,现在都开始用电子货币了,我现在先习惯这个吧。”

责任编辑:张迪

热门推荐

图片故事

tengbo168手机版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-052-0066 欢迎批评指正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4000520066
举报邮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? 1996-2020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tengbo168手机版公司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