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地鼠式牙齿保卫战

打地鼠式牙齿保卫战
2021年09月15日 05:51 中国青年报

  原标题:打地鼠式牙齿保卫战

  2020年9月18日,河北省石家庄新乐市实验小学,新乐市医院口腔医生指导学生学习正确的刷牙方法。 视觉中国供图
3月11日,广州,美牙服务。 视觉中国供图

  从2021年7月25日,中国美发美容协会成立美牙专业委员会,到8月25日,该协会发布《关于撤销美牙专委会的通知》,刚好一个月。

  如今,中国美发美容协会官网上,本该属于“美牙专业委员会”的跳转链接里,正是这条通知。

  “成立之初,我会组织专家开会研讨并查阅相关文件,但由于并未查阅到相关美牙界定归属文件,故成立了该专委会,也是希望依附在美业多年的美牙工作者能够合法合规,健康发展。现根据最新查阅到的(原)卫生部颁发的《医疗美容项目管理目录》等相关文件规定,经8月25日中美协会长办公会研究决定,从即日起撤销美牙专业委员会。”

  一个刚成立了一个月的组织,就此停止所有工作,终止一切还未来得及开展的活动。

  但是,这场围绕人体最坚硬器官的战争,已经打了不止一个月。

  “这是个巨大的胜利,但还不是终点”

  北京大学口腔医院二级教授,主任医师周彦恒将这个通知页面截了图,发在了社交平台上。

  “经过中华口腔医学会的努力,和全体中国口腔人的不懈奋斗,美发美容协会终于撤销了美牙专委会,这是个巨大的胜利,但还不是终点。”这位从业近30年的医生感慨。

  今年7月,美牙专业委员会成立的消息发布在中国美发美容协会微信公众号上。成立大会上提出,“美业的精细化细分会为美牙行业带来更多的发展可能”。

  这个消息,让网上的牙医群体几乎炸了锅。“不要让Tony老师(理发师)们有非法执业的机会”“太魔幻了吧”。

  作为行业内知名专家,周彦恒在网上接连收到好几位同行的信息。他回应:“把牙齿和美发放在一起,简直就是对口腔医生智商和口腔医学专业极大的侮辱!”

  北京启典口腔门诊部创始人苏建宏则感慨,这是“整个牙科行业最耻辱的一天”。他所在的牙医同行交流群里,大家几乎都在讨论这件事,整个周末,不断有新的消息被转发到群里。

  苏建宏是中华口腔医学会成员,有同行告诉他,学会内部已经在研究这件事,“不用担心,等消息”。

  几天后,中华口腔医学会发表了《关于坚决抵制口腔医疗商业化乱象的声明》。

  “对牙齿的处置属于口腔医疗行为,不存在所谓‘非医疗美牙’的概念。国内出现大量打着美容旗号,低门槛甚至无门槛进入到所谓‘口腔美容’‘美牙’行业中的人员,严重搅乱了口腔医疗行业的规范发展。”

  两个行业协会,正面杠上了。

  “这就像盖房子。”苏建宏向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解释,“你从没盖过房子,现在看了两三天别人盖就自己盖,和人家学了设计,测量,绘图各道工序,各种质量监测,监理盖的房子,哪个敢住?”

  在他看来,所谓的“美牙师”就是一群非法行医的骗子,进行的都是“侵入性”的口腔医疗行为。比如美牙广告里常见的“牙齿贴面”,其实是一种牙齿美白修复技术,需要在变色或缺损的牙齿表面贴一层近似正常牙色的材料,起到美白或修复的作用,通常使用树脂贴片或瓷贴片两种材料。

  他向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解释,给牙齿贴片,实际上改变了口腔内的性状。美牙师通常不会考虑贴片的牙齿咬合问题,也不会顾及贴片对牙周的软组织的磨损,贴片和牙龈之间的缝隙还易滋生细菌,导致牙龈炎和牙周炎。

  “哪怕是拿了证的牙医,也不一定能完全做好这个,更何况是根本就没有医师资格的美牙师?”苏建宏说。

  他和许多同行,都遇到过在美容院“美牙”之后,得了各种牙龈,牙周疾病,不得不到正规医院将那些贴片拆除的患者。有的患者因为贴片后咬合出了问题,甚至张口受限,得了颞下颌关节紊乱综合征。

  周彦恒也遇见过来拆贴片的患者。“牙龈都是红的,手一碰就出血,吸口凉气也出血,很严重了,有的就很疼,我觉得他们蛮可怜的。”

  这位正畸医生听说过一大堆稀奇古怪的“美牙”术语,比如3D,6D纳米浮雕树脂贴面等。他苦笑着说:“我都不知道这是哪儿编出来的词,老百姓怎么能信?”

  正畸医生不屑一顾的美牙行业,还拥有诸如冰瓷牙,超瓷贴面等花样百出的名目。

  然而,根据中华口腔医学会的解释,牙齿是人体的重要器官,“人为对牙齿进行任何形式的处置”,都会对牙,牙周组织,口腔颌面部,颞下颌关节甚至全身各系统的结构和功能造成关联影响。从业者“必须经过不少于五年系统,正规的口腔医学专业教育”,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证书。

  “我们都已经在讨论,如果真的拿它没有办法,如果不撤销的话,我们牙医已经想要众筹起诉了,”苏建宏说,“一个人几千元,我掏得起的。”

  更让医生们担忧的,是美牙师造成的过度医疗

  这不是美牙专业委员会第一次出现,也不是它第一次被撤销。

  2019年,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美容化妆品业商会就成立过美牙专业委员会。2020年6月,中华口腔医学会发布了一份抵制声明。两个月后,这个美牙专委会被撤销。

  中华口腔医学会一位工作人员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去年6月中旬,该会接到了“美牙专业委员会面向社会,违规开展非医疗‘美牙师’培训,并违法认证”的举报,随后请示了国家卫生健康委综合监督局医疗监督处,与全国工商联沟通,最终促成了美牙专委会的第一次撤销。

  时隔一年,美牙专委会卷土重来,只不过,换了一个挂靠机构。

  苏建宏留意过,发现两次牵头成立这个美牙专委会的人,都是同一个人,也就是相关新闻里出现的慈铭·韩博仕医疗集团联合创始人郭潇麟。他看到了一些指责郭潇麟的帖子,称她真名为“郭艳丽”。

  根据工商登记信息,北京一家“韩博仕美容诊所”,实际控制人为郭艳丽。这家诊所曾因“任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”,受到北京市西城区卫生健康委员会的行政处罚。

  苏建宏在网上收集了一些关于美牙师培训的宣传视频和文案。一个名为“完美大使”的美牙项目,文案里写着,购买价值2万元的美牙材料,就可以成为代理;拉到3个代理,就可以晋升经理;培养3个直推经理,就能晋升总监。美牙师的技术培训费,则是每3天599元,“利润丰厚”,

  “传销一样的东西,”苏建宏评价说,“光是赚培训费就够了。培训出来的美牙师,回去投个几千元,卖点树脂,卖点工具。做一个患者,收个两三千元。正常规范的机构可能五六百元做一颗牙,美牙师至少翻几倍。”

  更让正畸医生们担忧的,是美牙师造成的过度医疗。

  苏建宏向记者解释,造成牙齿不美观的原因很多,治疗的方式多种多样,很多都是可以通过洗牙,牵引矫正就可以解决的,根本不应该使用给牙齿贴片的方式,“都是为了赚钱”。

  在苏建宏的印象里,从他20年前刚开始接触牙齿这个行业的时候,行业就“一直这么乱”。

  2001年他在北京大学读口腔医学研究生,看到一家连锁的医美口腔机构广告,写着“7天快速成人矫正”。

  “说是快速成长,实际上就是把你不齐的牙,都给你打磨成小锥子一样,再用烤瓷材料做成烤瓷牙,而不是真正的矫正。”据他解释,正规医院进行的正畸矫正,需要一年到三年时间,才能把牙齿排齐。

  他记得那时候,这类“烤瓷牙”的广告充斥着消费类杂志。他甚至听说,这个行业专门搞了一个“牙齿美容医师证”。

  耗费他最大精力去抵制的一个美牙项目,名为“美容冠”,大约在10年前开始流行。

  在苏建宏看来,美容冠其实就是给烤瓷冠另外起了个能够吸引消费者的名字,便于营销。最恶劣的是,很多美牙师在推销的时候,根本不会告知具体操作方式和可能的并发症。

  周彦恒给一位出现了并发症的患者拆除过这种烤瓷冠,取下患者牙上的“冠”之后,看到了被美牙师磨成一根小细棍的牙齿。

  “看着简直觉得。心脏都不跳了。”他说。

  这些形形色色的美牙项目,对患者造成的损伤基本上“恢复不了”,大部分人做完以后,都得了口腔疾病,最后牙齿早早脱落,生活质量因此下降。

  2014年,在多位牙齿正畸医生的呼吁和科普之后,百度百科取消了“美容冠”词条。苏建宏为此写了一篇文章《一场艰难的救赎》。最后一句话是,“下一个目标已经向我们走来”。

  7年后,他眼中“全行业同仇敌忾”的情形再次出现了。

  这场关于牙齿的战争,一直在牙医和美牙师之间进行

  周彦恒一直在尝试给公众科普,写文章,做短视频,琢磨着大家喜欢看什么。“发出正确的声音,才能让更多人看到,才能让更多的老百姓避免去做这种伤害性的治疗”。

  “还有许多没专业口腔背景的人士,在美发室,美容院,从事所谓美牙工作,还在残害我们广大人民群众的牙齿,损害大家的口腔健康!我们还需要携手共进,确保中国口腔医学事业健康发展!广大民众也要睁大双眼,看牙,需要找我们专业的口腔医生。”他在网上说。

  周彦恒呼吁,能否把处罚力度加大一点。如果发现一家非法行医的美容机构,能罚款100万元甚至200万元,“我就不信他能做得起来”。

  这场关于牙齿的战争,一直在牙医和美牙师之间进行着。

  苏建宏的一位牙医朋友向他讲述,竟然“有所谓的美牙师来门诊找我谈合作”,对方想要借用诊所的椅位,带流量做广告,“二八分成”,这位牙医差点儿把那些美牙师轰出门。

  最终这位牙医感慨,“不知道可以去哪儿举报这些人”。

  还有一位牙医,接诊了一个年轻人。患者从小牙不好,又特别怕疼,不敢去看牙,去年才下定决心,在某个医美诊所,进行了全口牙齿的综合治疗,最终,遗留了满嘴的“小问题”,去了正规的牙科医院。

  医生从他嘴里看到的是“乱七八糟的连冠,囊括了超填欠填的根管治疗,未提前规划管理的牙齿位置和缺牙间隙”,一瞬间整个人心情都不好了,甚至“想骂人”了。

  2021年6月,国家卫生健康委,市场监管总局,国家药监局等部门,印发《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专项整治工作方案》,提到“必须依法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才能开展执业活动”,以及“任何单位和个人,不具备法定条件,不得开展医疗美容服务”。

  在美容院里提供未取得相应资质的医疗美容服务,是重点监管内容。

  “但是说白了,除非是有患者举报,或者我们医生去举报。”苏建宏说。

  他告诉记者,那些美牙师,往往都在各个美容院里。如果没打广告,不可能一家一家去店里找。“执法成本就很高。”他感慨。

  但苏建宏坚信,无论“这帮子人再怎么忽悠”,都只是在牙医们不擅长的拉客户这个领域做文章,用低价种植牙,团购美容冠之类的营销概念,“诱骗”客户进店,说到底解决不了患者需求。

  但他也觉得,“美牙专委会”发起人肯定不会轻易放弃,还会用其他的方式再次出现。他呼吁在牙齿问题上,实现多部门联合执法,公布专门的举报电话,由政府牵头对行业进行监管。

  “这就不是我们这些普通牙医能够解决的了。”他说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张渺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  2021年09月15日 06 版

责任编辑:刘德宾

协会
tengbo168手机版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-052-0066 欢迎批评指正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4000520066
举报邮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? 1996-2021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tengbo168手机版公司 版权所有